是时候开个新坑旧坑不填了🚬

想了想还是放出来
只有个头
狼扉人马柱
上面的Q版是印章

[柱扉]虎兄虎弟

前几个图挡一挡

生日快乐以及七夕快乐
时间问题匆匆忙忙
兽兽三轮车重口味

@佉茕从来没犯过病。 

[柱扉]断刀1

那武士狂笑着,他的喜悦喷薄而出,好似乞丐得了泼天富贵,丑鬼得了妙曼佳人,那野心勃勃之人权倾朝野。
他看着那把雪白的刀刃挑染出红点,点点滴滴,恰似梅花花瓣将它淹没,他听到刀尖划破筋肉的声音,突破层层血肉,吮吸去了生命。
多美的刀。
武士笑的越发猖狂,不似将死之人。他这战场上的杀人鬼,最喜的便是他那把刀身雪白,刀柄印着三道红痕好似刀疤隆起的打刀杀人性命的样子。
这刀的刀身有些磨损,只因这武士常年用它杀人,它割人头颅,穿人心脏,砍人四肢,夺人性命,却也因此越发显得惊心动魄,好似里面住着吸食人命的鬼。
武士用它杀过贵族,杀过将军,也杀过平民百姓,只为找到能让他为之动情的一幕。

他找到了。

“它是你的了。”

杀人者,恒...

我试试能不能发
自行车

[瑟巴]龙穴1

巴德在梦中醒来,他站在无边无际的荒野上,天是白色的,地是黑色的,面前的庞然物是唯一的色彩。

金色的巨龙趴在地面上沉眠,龙威如同朝水随着它的吐息一波波涌向巴德。

“..... ”

巴德僵直在那,手上却握着一副黑色的硬弓。

他艰难地喊出了龙的名字

“瑟兰督伊。”


一缕光穿透云层照下,白日到来,黑夜还未离去。

几十年如一日不变的作息,让巴德从疲惫中醒来,他那因为常年劳作锻炼出的紧实的躯体半隐在黑暗中,汗水打湿了他身下的床单,不知意义的梦境已经不知第几次出现。巴德两指揉捏着鼻梁,他因为那窒息感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。

他也很想再多休息一会儿,但是这是不被允许的。

梦里梦...

[日常]我寮的酒吞童子

·阴阳师视角吐槽,酒茨。


我是个阴阳师,是个不非也不欧总体挺垃圾的阴阳师。


9级酒吞童子,39级大天狗,40级辉夜姬。

前两天我遇上了一个头疼的问题,我是时候升个六星了,我的选择很明确,升个输出,而我的目标是满暴的酒吞童子和满暴的姑获鸟。

在此之前我先介绍一下他们,虽然很多阴阳师都拥有这两个式神且本质是一样的,但是各家脾气却有所差别。

我寮内的酒吞童子又名黑山一哥,由于他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唯一的ssr,并且确实厉害,所以我就全寮供着他过日子,堆什么都是他优先,为此我给他搞了两套满暴,一个是狰套一个是轮入套,日女地藏薙魂什么的……我就老脸...

我漏了单独放这张……车……
电脑画的

无下限!白毛杀马特痴汉不知廉耻爬上公司总裁的床,然后……


-



请从p2开始看


-
@安能与君相诀别 朋友你的酒茨娱乐圈点梗
本来是长图的但是不晓得为什么出去是糊的

1/2

吴淞

©吴淞
Powered by LOFTER